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新大书包网 > 都市 > 西门庆之九世劫 > 第十三章 王六儿由爱生恨 黄袍怪为爱舍命

第一天普查研究记录:

普查对象:良大爷及老伴。

研究心得:心得1——陌生人,只要匆匆一瞥,即使与之谈话、交流,也不会唤醒、走入其前世。心得2——陌生人,只要观察到他(她)的外貌特征,尤其是异于常人之处,或是盯着其眼睛细看,感受其情绪状态,则很快会进入其前世中。

进一步研究:验证第一天的研究心得,是否会有个例出现?

花璟末只能在心里梳理记载下以上记录,绝对不能诉诸于笔端,倾泄于纸上。做完了这一切,他拿起了体温表缓步走向楼道,准备进一步实践一下研究心得,并记录于心——

我走到楼道,碰到了几位病人家属,我们点头擦肩而过。碰到了提水,买饭,去护士站,及陪病人做康复的几位家属,均是一瞥,没有唤起异能。

我走到护士站,去交体温表。我和一位护士交接体温表的时候,照常一瞥,但西门庆在我的心里突然兴奋起来了。他强势阻碍了我的转身,离去——我的眼睛在西门庆的控制下看向了她,我的双腿在西门庆的指使下在护士站对面的长椅上坐了下来。他兴奋地在我的心里喊:“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我的‘潘五王六最得用组合’中的一个啊——出门为我王六儿,回家为我潘五娘。记得重病前,早上、晚上我还分别和俩美人在一起,也是死之前最后碰的两人。闭上眼之后啥都不知道了,带我看看她后来的事吧!”

我看着她在整理体温表,之后擦了桌子上绿萝花的叶子,再在电脑前坐了下来,填写“病人护理情况登记表”。我的心神穿越了——

一位着一身缟素,看起来怯怯懦懦的女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她站在西门庆府邸的西角门前哭哭啼啼、抽抽噎噎,看起来伤心不已。哭了一会儿,“咯吱”一声,一个小厮打开了门出来,恶声恶气地说道:

“我家大娘子要出来了,站远一点,免得污了我家主子的眼。”不一会儿,出来了一群人,簇拥着一位裹得严严实实的贵妇人,走到王六儿的跟前,只见她忿忿地说:

“你就是王六儿?韩掌柜的老婆?”

“是,大娘子。听闻大官人的死讯,奴家仿佛天都塌了,真是悲痛欲绝啊!念着大官人往日对我们一家人的好,今天奴家披麻戴孝,前来祭奠一番,送他最后一程,万望大娘子恩准!”

“快给我住口,你这个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王。平日里我逢初一、十五必烧香拜佛、祷告祭祀月神娘娘,惟愿大官人少去勾栏院、烟花地、温柔乡,保重身体!你们倒好,一个个妖精似的勾引他,吸他的精血祸害他,直到把他送上了西天。今天还敢哭哭啼啼地找上门来?谁给你这么厚的脸皮?谁给你这么大的贼胆?”

“奴家——奴家——也有难言之隐啊!大官人出手大方,我家汉子又贪财,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潘金莲上前一步,对吴月娘说:“大娘,少听他瞎掰掰!她这个恶妇人,最有心计,哄骗我们大官人给她置屋子、开小店、买丫头。还让大官人给她的汉子韩掌柜派遣油水丰厚的差事。更可狠的是,利用我们大官人手里的权,给人办事,她从中赚了好多好处费。那个杀人犯苗青,不就是搭上了她的关系,用两千两白银买了一条命吗?打量着我们都是傻子,还敢找上门来?”

“不,大娘子!大官人活着的时候,说奴家最不贪财,最是真心爱他的,他有那么多女人,唯有对我是‘爱情’。奴家越不贪财,他越是千方百计地对我好。”

“住嘴!”吴月娘厉声打断了她。

“你今天不是来祭奠大官人的,我看倒是来显摆的,还不给我速速离了这里!”说完,带着众人愤愤离去。

“看到了吧?这就是用头发绣荷包,又亲口嗑瓜子送我,对我无比温柔、无比体贴,又从不奢求于我,令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王六儿。”西门庆在我心里如是说。

当王六儿还怔怔地站在小角门前垂泪的时候,去南方进货已经半年的韩掌柜回来了,他来找西门庆交账,交还剩下的两千两银子。

“大官人死了,还交什么账?我们回家!”

“大官人死了,应该交给他大婆吴月娘啊!”

“人死了,还交什么交?她们刚才对奴好不羞辱,奴要让她们为刚才的痛骂付出代价。依奴看,我们卷款外逃,去东京投靠女儿女婿是上上之策!”

“这就是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你刚死就翻脸了,太不仗义了吧?”我在心里讥笑他。

“且看后事如何?再下结论。”他有些不愿相信地说。

王六儿和丈夫带着这笔钱去投奔京城的女儿,这一走,她可再没有回来……

小叔子断了他们的后路,把她在县城的房卖了去赌,结果输个精光。女婿犯了事,惹了官事。大难来临各自飞,她又带着女儿逃难,后来金兵入侵,她们四处躲避,做起了皮肉生意。不久老公死了,女儿出家为尼,她晚年漂泊,无依无靠,怎一个“惨”字了得?

“唉,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呀!当初爱她到底是对她好,还是害了她呢?她从一个平庸的村妇,偶然间成为我西门庆的情人,靠着我攒下一份家业,却目光短浅、因小失大啊!”

“她一步错、步步错,及至沦为暗娼,最终成为乡间贫困的农妇,她的人生戏剧性地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起点,是讽刺,还是无奈……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命运赐给你一些东西,也会拿走一部分东西,得与失,往往就在一念之间……用[奥地利] 斯蒂芬·茨威格写的《断头皇后》里那句话来回顾王六儿的一生,最恰当不过了——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我在心里这样对西门庆说。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之验证心得1的普遍性后,结果后面还要标注一笔:有个案存在,凡是前世与西门庆有纠葛的人,即使是匆匆一瞥,都不能幸免,都能看到其前世。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之验证心得2的普遍性——

我缓步走到电梯间,第一次去医院楼前的小花园转转。准备选择几个对象,验证心得2的普遍性,是否如上有个例出现?

对象一:医院楼前左边小花园的曲廊尽头,有一个小凉亭,一位穿着病号服的老大爷正在打太极拳。他的手似乎在摸着一个无形的球,这个球与风融为一体,在他的手里四方运动……他中等的身材,胖乎乎的面孔,古铜色发亮的额头下面,两条剑眉又粗又长,一双眼睛像镶嵌在眼眶里的铜铃。他的眼睛真大,异于常人。正当我抓住了他的外貌特征时,坐在凉亭里的我,随着他的前世,神游太虚了——

我看到太上老君的丹炉前,有一个烧火童子。此人就是偷走宝象国百花羞公主的黄袍怪,还与她做了夫妻,生育两子。后来被孙悟空打败,被玉帝贬做烧火童的天上二十八星宿中奎星,又叫奎木狼。只要是为了能和百花羞公主在一起,凌迟处死也心甘情愿,何况是现在小小的被抓被贬?他看着炉内的火愈烧愈旺,仿佛燃烧的是他对公主的思念。

终于有一天,他趁着太上老君打盹的机会,逃跑下界,偷往宝象国。

这时候的宝象国,正处在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丞相叛国谋反,引来别国的巫师,偷走了宝象国的镇国之宝,下了十天十夜的暴雨,现在的宝象国成了海洋国。国王领着他的子民们退守在最高的一座山上,内无良策,外无救兵,看着一天一天升高的海河线,束手无策。黄袍怪看到自己思念的百花羞公主命悬一线,赶紧返回天庭,找善造船只的黄帝十五世玄孙——有船氏,造一只大船救出他们。

有船氏说:“要容纳下一国之人,这样的船只我可以造出来,但是要你做出重大牺牲了,你可想好了?”

黄袍怪说:“只要能救出百花羞公主,我宁愿献出星宿的元神、仙力,眨一下眼睛不算好星宿。”

有船氏说:“你是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之一,吸天地之精华,采日月之灵气。你的星体做出的船可大可小,可飞可落。但当停落在大地之后,你瞬间灰飞烟灭,化为千万个尘埃,洒落尘世间。”

就这样天降神船,载着众人驶向安全之地。

天上月华如水,凉风习习,百花羞公主手扶船舷,眼睛望向天际,好似在寻找她的星郎。

“百花,你还是美丽如故,娴静依旧。”黄袍怪忍不住地说。

“奎木狼,是你吗?你在哪里?”百花羞着急地问。

“百花,我就在你脚下,在你手里,在你身体所接触的每一寸船板。你就在我的身体里,我的心里,我的怀抱里。”

“你说什么?可是我看不到你?”

“你看不见我,但你可以摸到我。听着,明早晨曦时,我会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着陆之后,我就烟消云散了,化作千万颗尘埃,落入你所在的每一寸土地,你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有我思念的温度。我爱你,百花羞!”

“不!”一声凄惨绝望的声音传向了遥远的天际。

当最后一个人走下了星船,船体如落入水中的银河,闪闪烁烁间不见了。

百花羞迈出的每一步,轻盈如蝶,幸福如蜜。步步生莲,步步生爱.......

我呆呆地立在远处,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情深意重的妖怪?比凡人更加赤胆忠心。

我的脚下好似生了根,我沉浸在这一悲情的故事里不能自拔。我想看看,百花羞公主的脚踩在爱人身上的摸样,我想跟随她,分享她的幸福。

好久,好久了……

该走了,我却迈不动脚,转不了身。

天啊!我迷失在别人的前世里,走不出来了。老天,谁来救救我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