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50

作品:先驱大骑士|作者:圈纹|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4-28 16:02:36|下载:先驱大骑士TXT下载
  那叫老李的侍卫脸上苦笑,看了一眼皇城之下,关龙逢的尸身还挂在那里,不由叹了一口气。

  “谁说不是,现在的东夏帝国朝都,贤者遭嫉遭害,帝王也是整日沉迷酒色,不听朝政,反倒残杀忠良,这关丞相就是例子,哎,但是这些事情我们这些小小的皇城侍卫兵又能够有何作为,听命则是,不过,还真别说,这血腥之气却一直弥漫周围,我也很是奇怪,但是你所谓鬼怪之说我却是不敢苟同,东陵大陆如此之大,斗气修为之人数不胜数,此般世界也是没有传出什么鬼怪之言,你还是不要多想了,再说了,即便鬼怪我们难道还怕不成?”那老李显然是个老兵油子,这身边的侍卫却是新手。

  “哎。”那发问侍卫却也是叹息了一口气,自己本以为皇城之内好翻身,岂料一入皇城,深似海,这般之下,木已成舟,又不知道几时才能是个头,想着今日之事,这侍卫又是一阵战栗,此刻倒不是害怕鬼怪之类,却是今日血腥场面实在从未见过,太过于残忍,太过于可怖。

  然而就在两人低头私语之事,却是眼前那紫色光芒一闪即过,这两人既然能够是皇城侍卫,定然有一点的斗气修为,当下也是反映了过来。

  “有人。”

  可是刚想随心喊出来,却不料,眼前就是一黑,脑中顿时空白了起来,竟是双双被打晕了过去。

  再眼一看,却是这东门的数十几个侍卫早已经被全部打晕了去,这两人低声私语却是没有察觉,可见,这话这皇城侍卫虽然有些修为,但是极为低下,不然这么多人怎会这般无声无息的被人打晕在这皇城之上他们却是毫无察觉。

  修斯冷眼看了这几十个侍卫,没有一丝表情,当即心中却是忍住了杀念,本想着将这帮皇城侍卫尽数除去,然而,就在刚才听着那两侍卫的谈话,却是强自忍了下来,暗想,身在皇城之内,心,想必定然不全是坏水,总归有几个好人,只是无奈那皇权之下没有喘息的能力,只得听命办事罢了。

  修斯恐还有高手在此皇城巡视,当下也是不敢多做停留,却是见他单手一道紫色斗气向那关龙逢尸身而去,却是被轻易托起,就此入了那袖袋之内,然后便又是身形急闪之下,在那城墙墙体之上十几道紫色斗气一过,却是发出声声震响,随后,不再停留,化作一道紫色流光背朝皇城急速而去,不消半刻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个时辰过后。

  邓地都城郊区野外深山之内。

  修斯倒是有些感触,毕竟上世虽没有怎般经历这种事情,但是,上世所遇到的那皇家风水相术大师阳正天,阳家所发生之事,却不也是这般下场,只留下那阳正天和另一后人存活罢了,只是这关龙逢更为悲惨,一生为东夏帝国奔走辛劳,反而遭帝王所弃,遭帝王所残忍屠杀。

  “你我本不相识,只不过我是个敬重忠良之人,虽没曾交道与你,然而,百姓眼睛是明镜,他们敬重之人定然不会有假,关丞相,今日你遭昏庸帝王所害,他日定然会有义士群起为你鸣冤击鼓,你且好自安心去吧!为防他人掘丞相之灵坟,我且斗胆不给丞相立碑明示,还还望丞相泉下如若有知,不要怪罪小子无礼。”说着,修斯便是朝着那坟头拜了一拜。

  秋季山间野外,飞禽走兽不绝,时有阴森寒栗的叫声,很是恐怖,凉风吹过,黑色长衫摆动,长发也是飘动,此番景状,一人一坟头,苍凉不已。

  “谁?”

  岂料,修斯拜完,便是猛喝了一声,一道紫色斗气刃朝身后一出激射而去。

  “砰。”一声巨响,随即一连串急速躲避的声音和那树枝内那斗气刃切断倒下的吱吱咵咵地声音,顿时飞禽走兽竟是似乎感受到了此刻气氛一般,当下便是静声没再名叫,多少还惊飞出了山林,逃窜进了灌木草丛,就是那凉风竟也是如同生灵一般,就此止住。

  修斯眼神闪烁之下,却是见一道深紫色的身影在那树间穿梭来,极为快速。

  “大剑师巅峰。”修斯暗自惊呼了一声,然而,心中却又是立马有些疑惑,只是那感应之下却是隐约察觉那斗气气息极为的熟悉,似曾在哪见过一般。

  “哈哈哈,修兄弟的修为又有大进,可喜可贺啊。”修斯正在心头想着,却不料那闪动的深紫色的身影突然传来哈哈笑声。

  听着声音,修斯心头当即便是一明,暗道,好家伙,原来这小子修为这般,不过当下也是止住了攻击,笑了笑。

  “皇浦兄实力果然不凡,这番跟踪至此,我竟是毫无所知,倘若不是皇浦兄故意露出声息,我定然就是懵懂天真的以为,今晚之事无人可知晓了。”修斯笑着说道,语气之下却是有些许讽刺这来人的暗中跟踪不光明地行为。

  “哈哈,修兄此言差矣,只是你抢了我的功劳,我这般跟来是要找修兄你好生理论才是。”说着便是现身在了修斯数米之隔的一颗树旁。

  此人正是修斯几日前所遇上的皇浦羽翔,此刻见皇浦羽翔一席蓝衫装束,长发扭扎在后背,额前一缕发丝随风而动,面庞极为俊逸的带着一丝笑意朝着修斯走了过来。

  “呃,这倒是我的疏忽了。”修斯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过,今夜修兄所为,着实还是让我心生佩服。”皇浦羽翔也是毫不在意修斯地语气,他知道,现在这个少年定然还是对自己心生防备,然而自己却是别无其他意思,想罢不由苦笑连连。

  皇浦羽翔并不知道,他当初出于好奇,却是将修斯的事情说与了皇浦元烈听,却不料,这般疏忽之下,给修斯埋下了隐患。

  “皇浦兄不也是这般想的?此刻我也是心中佩服的很啊。”两人是相互奉承着,谁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

  “呵呵,不过让一代忠良就此埋葬于此间荒山野岭,着实是一种悲哀。”皇浦羽翔笑了笑,却是看向修斯身边不远处的新坟,说道

  “人各自有天命,关龙逢虽然是一代忠良,但是却不知道急流勇退,这般下场虽然有桀帝王的昏庸斥贤的原因,但是他本人的这点眷恋官场性子却也是不可忽视。”修斯此刻却倒是和皇浦羽翔有着不同见解。

  皇浦羽翔当下便是一愣,但是随即便又是看了看那新坟,笑了笑。

  “修兄所言到极是正确,然则,关丞相虽不知道急流勇退之理,却不是依旧得到像修兄这般的侠士出手为之掩埋未寒尸骨不是?”

  “顺手罢了,皇浦兄若想此刻拜祭一下,我便不再打扰,我先行离去,皇浦兄请自便。”说着修斯却是没有给皇浦羽翔丝毫的反应时间,却是全身紫色斗芒乍现,不消片刻再次消失在了荒山之地。

  皇浦羽翔心中暗自苦笑,这少年倒是戒备之心挺高,有些无奈,但是眼下修斯已经离去,皇浦羽翔却是神情一正。

  缓步走到关龙逢地坟前,如同修斯那般做了一个恭。

  “关丞相,你一生操劳百姓帝国江山事业,却是落得这般下场,实乃天道之不公,然而,正如修斯所说那般,你一心为了百姓,为了帝国,却是忘却了急流勇退四个字,殊不知,君以不再,臣却独情,这荒山野岭之地。虽然与您的身份极为不符合,然而,此般之地倒是清静,日后倒也是不会有人前来扰乱丞相您的安逸,修斯说的不错,天下苍苍如此之大,能人义士多不胜数,关丞相惨遭暴君杀伐,日后定然有人为丞相鸣冤举召天下。”

  飞禽走兽再次低沉地鸣叫于山野树林之内,凉风再次呼呼期间。

  皇浦羽翔心中叹息一声,却是如同修斯那般,全身紫色斗气霎时间顿现,便也是化作一道紫色流光一般,消失在了原地,穿梭在了树林之内。

  第二日

  朝堂之上,桀面色阴沉地看着下方众百官。

  昨日能够将关龙逢那老贼给分尸,着实就是心头爽快,多年愿望终于实现,岂料,就在今日辰时,却是传来消息,那东门皇城的关龙逢的尸身,却是已经被不明人士给抢走,而且还在城墙之上留下了:

  “暴君无道,逆天行事,国运将尽,恶果咫尺”

  这么十六个打字,竟是被硬生生的刻在了那东皇城墙之上,深刻城墙数公分,可见,来人修为是极为地不俗。

  见桀这般脸色,众百官哪里敢有丝毫地喘息,纷纷是将头低着,不敢看向上方的桀帝王。

  “哼,昨夜之事,想必尔等都已经知晓,尔等且说说看,这究竟是何人所为?”桀怒视着众人,说道。

  那人竟是公然将关龙逢的尸身抢走,这不是分明就是在抹杀他一代东夏帝国君主的威严,岂能不愤怒。

  “帝王,东陵之大,我们何其能勘测,东陵修炼者更是数不胜数,这其中强者也是如云不可估量,昨夜那人定然是斗气修为高深之人,然则,邓地之大,斗气家族多数,却是如何知晓?不过,皇城那悬挂关龙逢尸身之地,是皇城禁卫军总督卫夜月所受管辖,所以,帝王不妨传夜月前来朝堂觐见,让夜月给我等分析一下则是,兴许能够发现一丝蛛丝马际。”赵梁却是站到朝堂中央,随即匍匐在地双手贴地高呼道。

  桀本事能武之人,只是那现场却是没曾去过,但是那夜月实力也是着实了得,当下心中思忖便是点头应道:

  “赵卿家所言极是,宣禁卫军总督卫夜月前来觐见。”当下便是朝着朝堂之内的左右侍卫唤道。

  侍卫领命,则是一级级传了下去。

  不消多时,那夜月便是身着魁梧铠甲踏入了朝堂,此人正是修斯于昨日所见那皇城之上的男子,也就是他允命身边十数个大剑士残杀那些无辜百姓。

  “皇城禁卫军总督卫夜月前来觐见。”当即也是学着赵梁模样匍匐呼道。

  夜月虽然实力不俗,但是却也是吃着皇家饭,拿着皇家的俸禄,其心其志其洁也早就卖给了皇家。

  “嗯。”桀沉吟着看了看这超躺下跪拜的夜月:“平生。”

  “谢帝王。”夜月呼道,便是起身站立。

  “夜月,昨夜之事你可知道?”桀问道

  “禀帝王,昨夜之事,夜月早已知晓,且方才才从那皇城东门来。”夜月答道。

  “那东门皇城十六字是否属实?”桀问道

  “这”说起那十几个大字,夜月却是迟疑了起来,毕竟再者帝王门前,其能够随意提及那些忌讳之言。

  “且说无妨。”桀摆了摆手,说道

  “禀帝王,的确属实。”夜月答着,却是不敢重复那十六个打字,当下低头等候桀的言语。

  “那你可否分析出来,那人究竟怎般实力?或者能否分析那人究竟出自何处?”

  “禀帝王,据夜月分析,那人是凭借自身强悍的斗气实力,将那十几个大字刻于城墙之上,其实力应该在大剑师巅峰修为。”夜月答道。

  “哦?”桀眉头微皱:“你如何知晓?”

  “那几个大字在刻后两个时辰,夜月便是听闻前去,当下那些斗气气息却是没有完全消散,夜月是以次推断的。”

  “嗯,那你又可知道,这人究竟是何人?”桀当下严重闪烁了几下,问道

  “禀帝王,这人并非邓地人士,夜月对于邓地个家族的斗气都曾领略,然而,这人留下的斗气都不是邓地个家族所拥有。”夜月此刻心中也是疑惑,暗道,邓地什么时候来了这般巅峰大剑师人物,却是没有察觉到那些家族的异动。

  夜月知道那留下的斗气气息所传达的力量,所以推断来人修为,然而,他却不知道,来人修斯并非是大剑师巅峰,而给他造成这般错觉的原因就是修斯的龙腾诀的修为之时,所产生的实力却是超过平常斗气修炼,因为,修斯是逆脉修炼斗气,这就是一种优势。

  “哦?”听到这,桀不由就是眉头紧皱,暗自思忖着,他原本以为这次行事之人定然是邓地各家族中的某人所为,但是听夜月这么说却不是,不由就是犹豫了起来。

  夜月虽然没有猜出修斯的修为等级,但是所发挥实力一点没错,再者,就是修斯非邓地人士竟也是猜透了出来,此般能力着实不凡。

  “墙上字体可否抹去。”桀问道

  “禀帝王,已经抹去。”

  “如此甚好,此事调查就给你去办,你且下去。”桀当下满意地说道。

  “谢帝王。”夜月当即便又是匍匐跪拜之后,缓缓退出朝堂。

  夜月只不过禁卫军总督卫,没有资格在朝堂议事,就是多待也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