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二章悍人?悍将(四)

作品:渣年记事|作者:二两桃蹊|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0-10 06:15:11|下载:渣年记事TXT下载
  越走越近,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狗日的榛名,骗人骗钱!别想着老子再回家!”

  “喂你别在这里了,快回去吧”更夫靠近他说道“正打仗呢,这街上也不安全,是太守家的么,快回去吧”

  “不回去,就会回去,狗日的榛名!狗日的榛名!”翻了个身剩的半壶酒也洒在了地上。

  “哎……那就随你便了……”更夫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还边说着边走了,更也打的更起劲“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诶……诶……不应该把我送到太守府么?太守府怎么走呀……

  这仗打的也太糙了,哎……拿起了地上酒坛,在耳边轻轻的晃了一晃,里面还剩一点,索性就喝了吧……连个花生米也没有……

  直到喝完了那小半坛酒,那更夫才回来“诶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去吧”

  “……我……”本来还想着说我不去,但是考虑到刚才的这位更夫是太实在,于是接着呐呐的说道“我家在哪里!你说你是不是不认识太守府!你是不是奸细!”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还揪起了更夫的衣服“走,我一定要把你揪到太守府去,我要让榛名办了你!”

  也不管东西南北,拖着人就走,一路摇晃又踉跄。

  “诶,走错了,走错了,是这边,你没事喝这么多干什么!”更夫确实的实诚,搀着这个莫名的人就往太守府走去,离太守府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有士兵把手在外面“怎么你要跟我一起去打榛名么!好呀,多一帮手,省的我再打不过!”

  “不不不!你自己回去”更夫扔下他就跑。

  被扔在路上,原本还踉跄的醉汉,等到更夫走了以后,一时间就脚底上升了风,猫一样的溜到了墙边,然后顺着大树就爬了上去,一溜烟儿的溜到了后院,太守跟夫人都已经歇息下了,今天晚上被王守城气的不轻,连饭都没有吃下,他的全羊,他的乳猪,在他的眼前,当着他的面飞走了……

  所以当寝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太守还没有睡熟,听见了开门的声音,还以为是下人比较长眼色,过来送吃的了,但还是十分有骨气的说道“大半夜了,本官不吃烤全羊,烤乳猪!”

  “……”这个昏官,大越也真是倒了霉了……

  这一路上稀奇古怪行为的不是别人正是出主意的上元,因着一幅中原人的面貌,所以在这东丽畅通无阻有恃无恐。

  “我说,你起来看我一眼行不行?”十分头疼的问道。

  太守听了这陌生的声音,一时间就惊恐的坐了起来“谁?”

  “我!”上元淡定的回答“不许叫,我手里有刀,在你叫之前,肯定会让逆命丧当场的!”

  “银票砸西面的观音送子的花瓶下里,珠宝在墙上太极仙翁的画像后面有个盒子,你一掀开就能看见,我夫人不是很漂亮,岁数也大了,壮士要是不嫌弃……”这还没开始呢,太守自己就竹筒倒了豆子,连自己的夫人也贡献了出来……

  “老爷!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了,你就这么没良心么!”旁边的已经都算不上半老徐娘的妇人哭哭啼啼。

  “打住,打住!我就只有一个要求!不答应就死!”

  “答应答应都答应!”还要求是什么,连来人是谁,都不知道,就只知道答应。

  东胡这次的进攻,与往常都不一样,就围了城,整整一个月什么也没干,反常必有妖!所以王书宇就决定自己亲自的出去探一探。

  是夜东胡的大帐,酒肉歌舞一样的不缺,大家有吃有喝,载歌载舞,一点也没有打仗的样子。

  王书宇当即就返回了城内,组织了军队,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在东胡还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小范围内的砍杀了一番,然后堂而皇之的回来,关上了城门。

  此次东胡始料未及,损失人马近千人!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守候,人家就拍拍屁股走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暴躁的胡主踢翻了一应的酒肉,磨刀霍霍准备向猪羊“让你们先威风一次!可就没有下次了,再见面叫你们哭着喊爷爷,老子也不会放过你们!”

  东丽第三战,胜!此次不是保卫战,而是主动出击,极大的鼓舞了士气,士兵们都气焰高涨,守城的士兵们甚至站在了城门上叫嚣着“胡匪,有本事来呀,装什么缩头乌龟!”

  东胡真正意义上的首胜,传到了黄金城,长孙连城端坐在椅子的后面“这胡匪一定有别的阴谋,速令王书宇全城排查,看看城内有没有什么异常!”

  “令,慕青藤,别吃干饭!”慕金橙也捎带了一句。

  慕青藤什么本事别人不知道,慕金橙以及他们常羊山可清楚的很,那春风和睦的暖笑之下,是同他大哥二哥一样的缜密,一样的杀伐果断。圣主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放他单独下来相助,怎么可能到现在什么动静也没有。

  全城排查在长孙下令之前就进行了,正是因着慕青藤的建议,甚至早在王书宇出城之前,正是因为没有排查出结果,所以王守城才冒险出了城,才有了这次的首战显胜。

  据鹰鹂传来的消息,东胡也并不是在等大部队的围攻,思来想去,慕青藤决定还是携了王守城去见一下太守,大家商量商量看看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太守在家闭门不出,甚至连大门都关上了,只令侍从传口信,说是风寒的厉害,不宜见人。有事过几日再商量。

  二人直接的就被挡到了门外,此时已经是太阳西斜,百姓家的炊烟都已经袅袅而去,该是热炕头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生我的起气,所以避而不见,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王书宇对着身边的慕青藤说道。

  慕青藤却没有回话,跟着王书宇亦步亦趋的往家里走,脑海里一直觉得惊奇的事,怎么也想不通。

  知道回了府中,夜色渐上,月凉如水,未肯脱衣休息的他,坐在桌前,茶水一杯接着一杯,看见了屋外乌鸦落上枝头,爪子抓紧树枝的时候,一下子就茅塞顿开,于是匆忙的就出了房门大声喊道“王书宇!快!集结兵力,去太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