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新大书包网 > 武侠 > 玄浑道章 > 第九十二章 查问

玄浑道章 第九十二章 查问

作者:误道者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5-17 13:08:01 来源:斋书苑

张御在界隙之内待了三天,把一切安排妥当,这才自里出来,驾起遁光回返青阳上洲。

他依旧是从沿着荒墟之地向北方遁行。在行程途中,他发现青阳上洲靠大荒原这一侧的山脉在夜晚之中闪烁着明亮光芒。宛如一条星带由南至北横越大地。

这条山脉最早是浊潮到来后,某位上位修士以**力凭空塑造出来的,因为坚固无比,又锁住了地脉,在早期的战事中起了莫大作用。

这几十来,两府又依托这条山脉,塑造起了一道新的军事防线。

只是由于对敌泰博神怪青阳上洲在整体局面上比较占据优势,西面一侧长久没有遭受威胁,所以这条防线上的守御其实并不如何严密,现在看来,应当是前些时日泰博神怪的突袭,这才又重新进行了一番部署。

夜色之中,他的遁光宛如一道流星划空而过。

那些负责夜晚值守的士卒看到了这一幕景象,知道那是有修士正遁空飞去,有不少人不由得生出了向往羡慕之心。

尽管现在披甲士卒也能御空飞行,可那是依靠了造物技艺,并且任何披甲之人都需在两府府册之上登名造册,除非是在战场之上,无论何人,每一次出外使用玄甲都必须有较为正当的原由和比较详细的记述。

而无功之人若要披甲,还需要有名望的人作担保,且若非在军籍、学籍、吏籍、匠籍这四籍之内,还需另行以抵物质押。

除却这些之外,还有一系列更为琐碎的规矩和律例针对神袍玄甲,可以说,洲内对于此方面的控制是十分严密的。

如此做其实也无可厚非,因为两府也唯恐身着神袍玄甲之人在外做一些谋取私利,为非作歹,乃至残害民众之事。

这般相比较而言,修士仅凭个人之力就能冯虚御风,纵横天地之间,这又是何等逍遥,也难免这些受得无数规矩束缚的士卒艳羡。

不过他们此时倒是忽略了,修士也是一样受到玄府规令还有天夏大律约束的,至多在某些方面稍加宽松些,并且在他们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还总有一些人是可以通过一些办法绕开律规的。

张御在浩渺夜空之下乘光北返,到了天明时分,他已是出现在了平州上空,东边的旭日正逐渐照亮深蓝色的天穹,无边光芒向他洒来,让他整个人映照在一片暖金之色中。

看着下方辽阔山川大地,他把遁光一疾,加快了几分速度,身形融入晨光之中,未几,位于高州大平原上的开阳学宫已是赫然再望。

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急着回去,而后直接自学宫上方穿行而过,转往更东面的巨州方向飞去。

这次回来,他第一件要做得事,就是先查证那金梁鼎到底是如何流传出去的,他隐隐感觉到,自己沿着这条线索,或许能查探出来一些什么来。

以他如今之功行境界,有许多以前不方便做的事,已是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了,不必再去顾忌太多。

又是半个夏时后,他越过起伏山岭和如珍珠连串的湖泊群,进入了安寿郡,青阳玄府的高大楼阁和那波光潋滟的湖心岛已是出现在眼中。

他趋至近前,把遁光一收,道袍拂动之中,缓缓自空飘落下来。

明善道人在他遁光来时就已是有所察觉,早早自里迎出,他是有见识的,望见张御身上飘荡气机的时候,神情之中不由露出怔怔出神之色。

直到见他站定,方才回神,忙是收敛心绪,上来恭声稽首,道:“玄正有礼了,不知玄正此来有何关照?”

张御直言道:“我此来是为检点封库,不知可是方便?”

明善道人忙道:“自是方便,请玄正随我来。”

这是属于权责之内的事情,只要玄府规矩还在,任谁也没法阻挡,哪怕玄首也是不能,明善道人当即带他往封库过来。

封库就位于青阳玄府的正下方,虽然洲内格局这几十年来几经变化,可因为这座封库的特殊位置,所以之前从来没有交由他人看管过,故是张御此前有过判断,若是库内封印的东西有问题,那必然是出在玄府内部。

明善道人在前面引路,沿着玉石梯道向下而来,经过几道重门,最后在一面玉石大门之前停下,他自身上拿出一枚玉佩,按在了石槽之内,随着一道道印箓光华闪动,大门缓缓上移。

张御让明善道人在外等候,自己则是踏步往库藏中来,方至里面,立刻感受了一股恶煞之气。他目光一扫,深广的石窟之内摆着一个个金铜大架,几乎每一个架子上面都一个闪烁光亮的法器。

这里摆放的,基本都是以往收缴上来的邪修法器。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些邪修大多数是真修出身,有些法器甚至是用天夏旧时流传下来的宝材所打造,极其难以损毁,若是要重新炼化,那还要处置其中散逸的凶煞之气,很是费功夫,所以玄府处理的方法就是干脆封藏起来,每过百年再一起处置。

而上一个处理期,是在八十五年前。

元童老祖是五十余年前被玄府中某位上位修士斩杀的,随后金梁鼎就被封入库中,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这东西本来是应该在这里的。

由于百年前的法力都被炼化了,所以库中现在的法器并不多,大约只有三四十件,张御点检了一遍下来,发现果然不见了那金梁鼎。

他又把百年来的库藏记录拿来翻阅,发现关于这个金梁鼎,在五十二年前依旧出现在每年例行的盘查之中,但是之后就不见了影踪,其去向册子上也没有任何交代,倒是其余法器却并没有遗漏少缺,该有的记述一样不少。

这个情况有些古怪,他思索了一下,要么就是此鼎去向涉及到更高一层的隐秘,所以不在此间留字,要么就是被人刻意遗漏了。

他自里走了出来,找到在外等候的明善道人,并问起了此事。

明善道人想了想,道:“我看管封库是在五十年前,那时便不见金梁鼎了,玄首可以去问一问玄正,有些不录书册的东西,也只有玄首才知晓。”

张御点了点头,这件事是必须弄清楚的,他自地下库藏出来,行步到大殿之内,就飘身而上,很快就落身在了玄府最高处的鹤殿之上。

他见竺玄首依旧站在平台前方,身影却是比上回多了几分飘渺不可捉摸,他上来一礼,道:“玄正有礼了。”

竺玄首点首回礼,道:“我方才见玄正过来,神动气随,遁光煊然,想是玄正功行又有精进,倒是值得一贺。”

张御站在那里道:“道途尚远,言贺犹早。”

竺玄首微一点头,道:“玄正此来何为?”

张御把袖一挥,从贾洛处得来的金鼎已是飘飞出来,悬在一旁,他道:“为此物而来。”

竺玄首看了金鼎一眼,道:“元童老祖的金梁鼎?原来玄正欲查此事……”他略一沉吟,道:“约是五十二年前,有人向两府借去了此物。”

张御道:“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竺玄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当年斩杀的元童老祖的便是此人。”

张御心下一转念,当年斩杀元童老祖的那位可是上位修士,而凡是涉及到这等修士的事宜,录册之上只会简略描述,而不会去写明其名讳,也难怪竺玄首不提,他想了想,道:“那这位前辈不知后来去了哪里?”

竺玄首淡声道:“他现在已经不在洲中了。”

张御看了他一眼,这位到底是真修,说话不喜欢说透,如上次造物人之事也是如此,也并不与他直接明言,但由此也可看出,这里面必然是另有事由的。

不过若是那一位带走了金梁鼎,那么不管此鼎后来如何是落到贾洛手中的,那么至少不是玄府这边出的问题了。

他见玄首对此似不欲多言,便就与之执礼别过,从鹤殿之上下来。

明善道人正等在殿内,问他下来,便过来道:“玄正,可是问过玄首了么?”

张御将竺玄首回答简略一说,随即又问道:“明善道友,你跟随玄首长远,对于玄府之中的事情也较为了解,你可知晓,这位前辈可有弟子么?”

明善道人想了想,道:“那位么……倒是有一个弟子……”他犹豫了一下,才道:“那位走后,玄首曾指点了其弟子一段时日,后来好似其犯了什么错处,被玄首责罚了一番,就此离开了玄府,后来据说去了灵妙玄境,玄正若是要找这位,那恐怕要往去灵妙玄境去寻了。”

张御眸光微动,点了点头,道:“多谢道友告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