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新大书包网 > 武侠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镇邪

玄浑道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镇邪

作者:误道者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5-30 05:54:37 来源:书本网

众人去时乘舟,回来的时候,张御则是心光裹住众人,只是一瞬之间,就回到了海岸之上。

诸人惊呼连连,瞬息之间跨越遥远距离,这可是他们毕身未曾有过的体验,这下子,回去可有得吹嘘了。

这时有人回头看了一眼,惊呼道:“看,那岛不见了。”

蓝姓男子也是转头看去,发现那岛屿身影已然消失,略显怅惘道:“是不见了啊。”

张御道:“此岛本不该在此,只是因物而立,如今东西取走,自也是回到该回之地,恰如天中风筝,受劲风催舞,牵连绳索一断,自便飘飞而去。”

村老在海边安排有人手接应,问的众人回返,立刻带人赶了过来,村里之人闻得消息,也是都涌来看热闹,站在远处指指点点。

村老赶到近前,见众人无恙,放心下来,他道:“上修,胡上吏,你们回来的倒是快,本来以为最迟也要两三天才能回来的。”

村老儿子道:“阿父,哪呀,我们就是在岛上待了三天。”

村老对他一瞪眼,道:“什么三天?我才回去待了两个夏时,我看你是昏头了。”

村老身后的人都是附和,“没错,才是小半天嘛”,“那可不一定,我听说那岛挺邪乎的,别是撞邪了吧?”

胡文吏等人脸上都是露出古怪之色。

村老儿子是个耿直之人,不服气道:“可我们明明在岛上过了三天!”

胡文吏也是有些忐忑,他对着张御低声道:“我们感觉的确是过了三天了,巡护,不会是有什么不对吧?”

张御道:“不用担心,只是你们的感应出了差错,你等身上并无邪祟。”

胡文吏道:“巡护是说,实则只是我等感知有异?”

张御点头道:“是如此。”

胡文吏叹道:“可惜可惜了。”

张御道:“有何可惜?”

胡文吏感慨道:“要是那岛还在,我等就能用来读书学习了,一天可当三天用,那不知可多学多少东西啊。”

张御淡声道:“此物与邪神有关,若想获得好处,从来不是没有代价的,用不着可惜。”

胡文吏一怔,想了想,他认真道:“玄正说得是,是我贪心了,亏我还是衙署文吏,回去当要抄十遍吏员修德条文,好好反省自身。”

正说话之间,蓝姓男子从人群里拉出来一个十岁左右,看着很是壮实的小孩,道:“上修,这就是我孙子,名叫蓝煦。”关照那小孩道:“叫人。”

那小孩乖乖道:“上修。”

蓝姓男子大咧咧道:“上修,今后这小子就交给上修了,要打要骂上修随意。”

张御看了这小孩几眼,看出资质寻常,与一般人无甚差别,若走修道之路,心光这一关恐怕很难过去,不过这小孩与他父亲一样,身上有一个特异之处,那样或许可以走其他道路。

他点头道:“也好,就让他先跟着我。”

蓝姓男子拍了拍小孩的后背,向前示意了一下,小孩便走了过来,乖乖站到了张御的身侧。

张御看他一眼,转首对胡文吏道:“胡撰文,这次之事,也多谢你相助了。”

胡文吏忙是一拱手,道:“玄正,下吏其实也没帮上忙,”他犹豫了一下,道::“不知下吏可否向玄正提一个请求。”

张御颌首道:“但说无妨。”

胡文吏道:“如今千州和勺州都是有了修道学宫,而我们启州学生要去求学,却要跨过两州,太过遥远了,方才见玄正收了那蓝小子做学生,不知玄正能否派遣一些上修到此传授道法,我愿意说服州中百姓出钱修筑学宫,每年的耗用也无需玄府来出,可就由州中承担。”

他顿了下,又道:“我们启州靠海,许多人家都靠出海捕鱼为生,往往会深入海域深处,有时会遇到一些怪物,若是能会的一些道法,那些也能拥有自保之力,也不用每年用大笔耗用来请那些军士驻守了。”

张御略作思量,道:“若是启州衙署愿意自行修建学宫,那事情倒也简单了,我回去之后,会安排合适之人来此的传授道法的。”

胡文吏喜不自胜,拱手道:“那下吏就替州中子民谢过玄正了。”

张御拿到了东西,也不欲在此久留,就在此与诸人告别,随后目光落下,对身边的蓝煦道:“闭上眼睛。”

蓝煦听话的闭上眼。

随后他觉自己的身躯飘了起来,不知多了多久,脚下落到了实地,耳畔听到声音道:“睁开眼吧。”

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然身处在一处陌生庄园之内,小脸上满是好奇之色。

张御带着他走入了正堂之中,青摩迎了上来,躬身一礼,道:“先生。”

张御道:“这是我新收的学生,他现在懂得不多,你带他下去,让青曙先教他一些东西。”

玄修不似真修,老师学生并不是什么师徒关系,似那等奉师如父的规矩玄修是从来不讲的。

对方做他学生也只是挂个一个名,教授修道学问之事自不必他亲自来。

而且在这之前首先要先读书,若是连书都读不好,那又如何修道?

安知之能直接传授给他呼吸法,那是因为他十二岁就能打造小型飞舟了,是少见的神童,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青摩应下后,将蓝煦的小手一牵,就带着他下去了。

张御则是回到了庄园的密室之中,在外面用心布下了几个遮护和守御的阵法。

此番事机异常顺利,顺利到不可思议,似乎那东西就是等着他去拿的,所以他要做到一定的防备。

在布置好之后,他将那个尺许长的黄金匣子拿了出来,摆在了案台之上。

这才伸手将那匣盖缓缓拿开,里面铺着一层鲜丽的织布,底下隐约有一个人形轮廓显露出来。

他将那布揭了去,下方显露出来的,是一个白白胖胖,面孔纷嫩的睡婴。

他眼睛闭着,六条幼胖的小手相对扣在一起,搁在肚皮之上,身上则裹着一层灰色的软布。

可是他能看得出来,这东西看着像活人,但实际上是用某种不知名的木种雕凿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从这木雕像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滂湃的热流,只是这些热流没有飘散出来,而是完全封闭在雕像的身躯之内。

他目注此物片刻,就将封金之环取了出来,而后手指一松,任由此物掉落在了那邪婴雕像之上。

霎时间,就有一霞光在邪婴身上泛动起来,随即就有一丝丝热流自里泄露了出来,但是感觉上非常勉强,好似是从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般。

他能感觉到,若是将封金之环收回来,那么这雕像身外那一层遮护又将是重新闭合起来,并维护自己存驻下去。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情形。

但这并不见得是说背后的异神比他之前见过的那些更为强大,许也可能是异神投注在雕像上倾注的力量较多,或许这东西经历了不止一个纪元。

这其实是一个好消息,说明此物之中可能蕴藏的源能更多。

只是此物他并不好直接碰触,因如如此做,便等若他主动去接纳对方了,那样恐怕会因此牵连那背后的邪神。

正思索之间,他却忽然见到,这婴儿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并诡异的盯着他直看。

他淡然与之对视片刻,便走到一边,端坐下来,缓缓将那一丝丝热流吸摄入身躯之中。

不过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投在地面的影子上面,竟是缓缓又长出了四条手臂。

他很清楚,若是自己对此心意为真,或者有半点怀疑,那么这等事就有可能变会化变为真实。

不过他根本不为所动,只要上层力量不曾直接渗透到他身上,那么就不用惧怕什么,更何况他有天一真水护身,玄尊化身出手都不见得能一次拿下,更别说只是些许邪神之力了。

下来三天时日,他都是在此坐定,并吸纳此中传来的热流。

但是他也是发现,随着在这雕像之前定坐,同时也有无数诡奇的咒声传入到他耳中,虽然对他并无作用,可每次都需要分心去对抗,这三天时间恐怕连半天的效用都没有。

那样恐怕数月都没办法将此物所蕴藏的源能取拿到手,故是这里必须要想一个办法进行压制。

他思索了一下,去到灵妙玄境倒是可以避开这等邪神力量,不过他心中却是有一个更好的去处。

思定之后,他站了起来,将那黄金匣子重新合上,自密室出来,直接步出庄园,而后腾空一纵,霎时出了洲陆,并往南域荒原而来。

飞遁未有多久,他落在一个矮丘之上,目光稍作探询,身影一闪,已是来到了一处空地上方,停落片刻,往下一落,无声无息沉落到了地下,进入到了一处巨大的地下空洞之中,周围有无边煞气在这里涌动不息。

可以看到,前方尽头处,竖立着一个大玉盘,上面捆缚着一个模糊人影,有黑红两道煞气场河在旁滚滚涌动。

此间正是元童老祖的囚押之地!

这里不仅有这些煞气,还有当初玄府所加设的禁制,连元童老祖的力量都宣泄不出去,邪神之力更是半点别想渗透进来。

他在此重新将那拿金匣拿了出来,任其飘在前方,再将那盖子去了,可不知何时,那邪婴的眼睛又一次睁开了,此刻正死死盯着他。

他淡然看有一眼,便抬手按了上去。

……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